主題文章

             

「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,其實不是,人是一瞬間變老的。」村上春樹在小說《舞.舞.舞》中寫下的名言。人不是在第一根白髮、第一條皺紋,也不是在退休金拿到的那一刻開始變老的,人是在喪失心中生活目標的那一瞬間變老的。然而,在台灣很多人就是從被宣布退休的那一刻開始老的,前半輩子努力的照著別人的理想過生活,退休終於可以展開真正屬於自己的人生,卻忘記了小學那題「我的夢想」作文寫的是什麼內容,退休的同時也一併遺失了生活目標,瞬間變老。尤其在華人社會中男性的角色其實更為脆弱,他們肩負家庭經濟責任,專注於事業缺乏興趣愛好,在工作上受人尊重不也願意在人前示弱,因此也比女性更不善於表達、經營人際關係,一旦退休,更容易感到孤獨苦悶,煩惱無人可傾訴,心理上產生巨大的失落,退休一年老了10歲,也是身邊常見到的情形。

  退休男性面臨社會地位角色的轉變,較不願意走出家庭,在志工社團或是樂齡大學,男性也都是團體內的少數。據105年統計,台灣55歲以上的志工總數有420141人,男性占整體比率29.9%,女性占70.1%,比例相當懸殊。老爸「宅」在家不只容易出現「退休症候群」失眠、焦慮、抑鬱等症狀,在家的時間多了,放大檢視管理那些他過去忽略家庭瑣事,也讓其他家庭成員備感壓力,日本甚至還出現了「夫源病」「老公退休症候群」等新詞彙,老年離婚、老年心理憂鬱的情形也就可想而知。

  如何幫助退休「宅」老爸走出新生活?家庭成員除了可以多做溝通徵求老爸的意見,讓他感覺自己還有重要性之外,協助老爸培養多樣化興趣進入社團保持學習的動力,認識同齡的人擴展生活圈,也是一種方式。在2016年由高發會所主辦的「親愛的,我老了」特展中,我們就觀察到來應徵特展「高齡引導員」男女比例相對平均,和大多數的以女性為主志工活動不同,訪談過發現他們認為特展「高齡引導員」這個工作不完全是服務及社交性質,而是可以發揮專長傳承經驗找到自己價值的一份工作,因此吸引了許多男性退休人員參與。另外,教會爸爸學會3C產品,讓他除了電視和LINE長輩文之外還有其他的資訊來源,這會讓你們有更多共同語言,同時,也可以讓他不與社會脫節,並在朋友圈中建立自信。除了以上幾點,「高齡就業」也是在日本發展已久的議題,活到老賺到老還能兼顧身心健康,在日本幾乎已經蔚為一種趨勢,高發會也將在10月公布台灣「銀髮就業企業調查」了解企業對於高齡就業者的期待與需求,對聘僱高齡者有興趣的企業也歡迎與我們聯繫。重新調整退休生活的重心和型態,在過了半世紀之後續寫小學那題「我的夢想」,讓退休是第三人生的展開,這絕對人生不可忽視的一大課題。(撰文/黃品瑄)